一屋暗灯

时间:2021-11-06 15:57:22 天誉八字网

上,明明是抬眼的动作,压迫性却很强,他伸手拉过宋谨的手按在自己的皮带扣上,说:“自己看。”

宋谨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然后动了动手指,一只手使不上劲,他稍稍直起身子往前一些,双手将宋星阑的皮带解开了。

拉链往下拉,手不可避免地触碰到早就起了反应的部位,宋谨慌张地去看宋星阑的眼睛,却发现还不如不看,他弟弟的眼神黑沉得可怕,像是在捕食前享受猎物最后的挣扎,一边压抑自己的欲望,一边欣赏对方在绝路边缘苦苦徘徊的弱势姿态。

西装裤的裤腰被扯开一些,露出内裤的边缘和一小截纹身,宋谨上次看到的时候,虽然也只是看到了这么一点,但总觉得很熟悉,又想不起来具体是什么,所以他才好奇,其实只是一点点好奇而已,可就是被宋星阑捏得死死的。

内裤包裹着线条完美的腰身,宋谨跪在宋星阑的腿间,手指勾着内裤边沿慢慢下拉,纹身的图案一点一点完整展露,铺在白皙的皮肤与人鱼线的肌肉纹理之间,没有其他颜色,只是黑灰色,形状也难以形容,好像是燃烧的一小团火焰,但又更像是……一片灰烬,周围几点斑驳,仿佛飞扬的碎末。

宋谨近乎出神地盯着那个部位,有个念头穿过久远的记忆猛然而至,他有些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宋星阑,问:“是……”

他还没有说出是什么,宋星阑就回答他:“是。”

宋星阑的纹身,是宋谨的胎记。

宋谨出生的时候,后颈上有块胎记,颜色很淡,要仔细看才能看清轮廓,幼年时他们俩一起洗澡,宋星阑发现了这块胎记,跟宋谨说:“哥哥,这里脏。”

“那不是脏。”监督他们洗澡的保姆笑着说,“那是你哥哥的胎记。”

宋谨好像也是那时候才听说自己有胎记,他好奇地回过头问保姆:“什么是胎记?-”

“就是……”保姆想了个形容,说,“就是长在身上的一小块黑色的东西。”

宋谨顿时有些抗拒,皱起眉,说:“那很难看呢。”

后来洗完澡,宋谨不太开心地趴在床上,想了想,他问宋星阑:“我的胎记是什么样子的?-”

宋星阑很认真地看着他的后颈,但是由于年纪小,实在无法具象地形容,于是他说:“像被火,呼——的一下,烧掉的东西。”

宋谨更不开心了,头埋在手臂里,闷闷地说:“一定很难看。”

过了一会儿,宋星阑没什么动静,小孩子的情绪过去得很快,宋谨自己已经开始想通了,他抬起头,说:“算了,反正我也看不见。”

宋星阑没回答,宋谨看见他正跪在床边低头画画。

宝宝头上有暗红色胎记_头上红色胎记_宝宝后脑勺红色胎记图

“你在画什么?-”宋谨问他。

宋星阑又刷刷刷地画了几笔宝宝头上有暗红色胎记,然后把画纸拿起来展示给宋谨看,说:“画哥哥的胎记!”

画功实在稚嫩,成品比宋谨的胎记丑上八百倍,但宋谨记得自己当时笑得很开心,说:“你骗人,哪有这么丑。”

“不丑。”宋星阑又看看自己的画,评价道,“是我画得不好看。”

小孩子的忘性总是很大,后来慢慢长大,后颈上的胎记消失得一干二净,宋谨都不记得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想起这个胎记宝宝头上有暗红色胎记,没有想起小时候,他的弟弟曾给他描绘过这样的一幅画,虽然画得不像,也不好看。

可是宋星阑记住了,那个模糊的痕迹,时隔十八年,他把在哥哥身上早就消退的胎记纹在了自己的皮肤上。

为什么呢?-

宋谨好像知道答案,却不敢去确认那个答案,因为太重了,压在血缘这条抹不掉的死线上,重得让他难以面对,就像他在意识到自己心里的答案时一样,他只知道,完蛋了。

他们都完了,并且早就完了

头上红色胎记_宝宝后脑勺红色胎记图_宝宝头上有暗红色胎记

一只手伸过来,打断宋谨的思绪,宋星阑按着宋谨的后颈将他往下压了压,同时有什么东西隔着内裤在宋谨的嘴角边蹭了一下,宋谨听到宋星阑低声说:“看完了,该干点别的了。”

宋谨知道他确实该干点别的什么,可问题是,他不会。

“我不会……”宋谨咬着唇有些难堪地别过头,“我没做过这个……”

“知道。”宋星阑握着宋谨的手将裤腰往下拽,硬热的性器几乎是直接打在了宋谨的脸上,宋星阑说,“现在学。”

宋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学这个,他在含着性器艰难地吞舔时才回过头考虑起这个问题,而宋星阑只是盯着他的脸,伸手捏着他的耳垂,说:“哥,你学什么都很快。”

不是什么很能放得上台面的夸奖,嘴里被塞得很满,视线里是近在咫尺的纹身,宋谨狼狈地红着眼睛呜咽了一声,脑袋里像被填进了浆糊。

宋星阑最后射在了宋谨的右脸上,一直淌到下巴,淫靡又情色的一幕,可宋谨的表情实在是太生涩茫然了,宋星阑用指腹擦去他脸上的精液,然后一言不发地换了个姿势,将宋谨压在身下。

宋谨伸手摸摸自己的脸,犹豫了一会儿,他说:“星阑……你轻点好吗?-”

“好。”宋星阑应了一声,然后伸长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了瓶润滑液出来。

头上红色胎记_宝宝后脑勺红色胎记图_宝宝头上有暗红色胎记

宋谨问:“这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宋星阑刚住进来的那几天,或者是他处理完宋向平之后再次回来的这几天,宋谨猜。

可是宋星阑说:“在你住进来之前。”

宋谨一直住的次卧,如果他当时住进了主卧,一定会发现这瓶东西,一定会比现在更早地意识到,他的弟弟对他到底有怎样的野心。

扩张的时候,宋星阑一直盯着宋谨的脸,眼神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欲望,同时又像是在审度着什么,充满压制的味道,宋谨最后遮住他的眼睛,说:“别看我了。”

“那看谁?-”宋星阑问他。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手指在宋谨身后的某个部位刮了一下,宋谨立刻绷紧了腰,喘着气不受控制地叫了一声,也顾不上遮宋星阑的眼睛了,双手抓着他的肩,说:“你先别……”

宋星阑低头亲他,然后说:“你刚刚叫的那声,像你今天早上学的猫叫。”

“再叫一声听听。”

宝宝后脑勺红色胎记图_头上红色胎记_宝宝头上有暗红色胎记

宋谨这会儿不仅想捂他的眼睛,还想堵他的嘴。

“……我想自己来。”宋谨突然说。

宋星阑罕见地挑了一下眉,问他:“自己来?-”

“嗯。”

宋星阑眼里带着点玩味:“因为我手上的伤?-”

宋谨默不作声地拿过枕边的领带,然后说:“是你的眼神太吓人了。”

他将领带缠在宋星阑的眼睛上,绑好,宋星阑没什么反应,任由宋谨遮住他的眼睛,然后他低头亲了亲宋谨的嘴角,说:“我能看见你。”

宋谨在他的眼睛上按了按,说:“骗人。”

姿势又换了

有的小说第一章已经删除,请大家从第二章开始阅读。

读过此篇文章的网友还读过: